会员注册即送58

  • 733阅读
  • 5无需

我父母的故事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发帖
1399
积分
7198
会员值
74
申请
0
在线时长: 548小时
注册时间: 2014-09-09
我的老家
申请(注册镇)


2021年春运由于疫情的缘故,我留在了异地过年,没有回家,想着家里的两位老人肯定是冷冷冰冰的,也许隔壁正在喜洋洋地过春节,难免不令人忧伤起来。其实外面多数人回乡了,在异地也是一样冷冷清清的,爱人要上班到除夕那天,我带着孩子也是无所事事,闲的无聊,来讲一讲我的父母,他们平凡的故事,可是自己文笔又不咋的,却不知道如何讲起。事故来自家庭生活,我们只说故事,不讨论故事中的谁是谁非,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也许每个人的做法都只是仅站在各自的立场和角度出发。

父母是五十年代的人,吃过大锅饭,走过集体,他们结婚后一起在生产队干着农活。听母亲说不久后爷爷立即分开,独立出来自己过生活,挤进了地主屋子的其中一间,下厅靠东边的这间。这房屋是以前地主的,新中国成立后分给了贫苦的百姓,住着5户家庭,外墙是青砖砌的,内是横梁结构的,屋顶有天井,对着地上有口滴水池,屋内的墙壁是木材做的,厅是左右的住户一人一半互不侵占。


一间小小的房间,还要在里面打一口灶,每次烧火做饭时,烟火散不出去,呛得眼泪鼻涕直流,没有锅盖只好用斗笠代替,做的饭半生半熟只能将就着吃。生产队的日子,父母干的农活是记在纸上叫工分,到了分配时间,公家就按做的工分来支配所获的东西。母亲说:“有一次,队里分薯哥哥坐着不肯睡觉,为了想早点吃到薯,非要一直等到父亲回来。”


父亲兄弟五个是老大,个子不高,忠厚老实,常常吃亏。母亲在女姊妹四人中是老大,身子瘦小,火性暴躁,虽然刚强但凡事认个理。他们婚后的日子没多久就被爷爷安排赡养父亲的爷爷,父亲不敢责问爷爷,赡养爷爷不是他的责任,而是爷爷应尽的义务,所以母亲则不屈服,天下那有这门子理,最后还是无奈父亲在爷爷的强迫下接受了。如果母亲不是因为生有了几个月的哥哥真的一走了之,撒手不顾扔下这个家,那么也不会有后来的姐姐和我了吧!
这是个什么样的家,板凳没有,椅子没有,桌子没有,吃起饭来一个坐房门门槛,一个坐大门靠东边的门槛,在这种无依无靠之下母亲是用什么意志力煎熬下来的呢?有一个人至关重要,她是爸爸的奶奶,母亲经常说她聪明善良,每当自己艰难的时候总是她来安慰,在她的开导下给了自己很大的信念。每逢祭祀的时候,母亲总是叮嘱父亲和我兄弟二人一定要先祭拜曾奶奶(爸爸的奶奶),还要带上母亲精心准备好的祭品。


曾祖父和曾祖母是清末时期的人,经历了民国时期走向共和时代。曾祖父是兄弟五人中的老大,读了一顿饱书,能说会写,在村子里也算是名气的人,身穿长袍有一股文人的傲骨,不爱与人争吵,更不与没读过书的人争论,不和没文化的人计较,免得失了自己的身份。到了晚年的曾祖父被爷爷丢给父母赡养也只能顺从了,这一养就是16年。他能走得动时,自己来我们家吃饭。父母整天在田地里忙农活,能拿上桌的饭菜几乎来自地里长的,只有粗茶淡饭,他从来没有挑剔过。农忙的时候,白天也来我们家躺在摇椅上,看一看谷子,赶一赶小鸟。后来岁数大了,行动不方便了,正好姐姐有十来岁,早上姐姐上学的时候,母亲装好饭菜让她路过送过去,晚上放学顺便带回来。农村里的晚饭是比较晚的,一般是8点左右,晚饭一般是父亲送去,无论刮风下雨还是落雪从未间断过,一直到有一天他再不需要人送饭了。曾祖母会做得一手好豆腐,母亲说过她年轻时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人,在我的印象里她晚年走路不太方便,离不开处棍,是不是在旧社会里裹脚有关系,再后来走路处双棍了,左手一根,右手一根。她能行走的时候,她也会过来我们家帮助母亲做些浆粉和豆折得。当时我小无知,感受不到她的和爱慈祥,我没有享受过奶奶的疼爱,但享有她给予我的慈爱。她和母亲说起过,我每天都在门口等,总等不到你孩子从这里经过,我有点零食想要给他吃,留烂掉了。


爷爷是兄弟两人中的老大,奶奶为他生下了五个儿子,父亲虽为长子但似乎并不讨爷爷奶奶喜欢,是不受待见的那种。记得母亲曾说过,爷爷不允许你父亲吃饭,你父亲是个忠厚要踏到的人,保自己本分都难,他就不敢拿碗盛饭吃。有一件事情,具体细节也不好再过问父母,有一次父亲不知道因什么冲撞了爷爷,爷爷就喊人帮忙将父亲扑石灰,扑石灰就是讲人脸往石灰中按,父亲吓得往田野中跑,天黑了都不敢回家。第二天清早,小溪对面的人家早起开门发现水面上漂着个尸体,立马走近一看是父亲,连忙去喊父亲的爷爷奶奶,父亲的奶奶给救上岸的父亲烧艾草水,让他洗了个澡,还煮了碗面给他吃,最后在父亲的爷爷陪送下才敢回的家。关于这段往事父亲也不想再被提起,只是说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。


改革开放实行分田到户,父母也分到了三亩几分地,凭他们勤劳的双手,早起抹黑,省吃俭用只想攒点积蓄盖座房子,不然一家五口拥挤在这小小的房间到什么时候。皇天不负有心人,母亲找人换了一块田,用三分一盖了座瓦房,不算大,钱不够没有买到准数的青砖,只能自己请人做土砖充数,外墙用青砖打底,再铺上土砖,然后架上横梁盖瓦,这样做起来的房屋看起来很矮很低,还被人笑话过,人高一点进去要撞头,出来要爬出来。只有三间,一间睡觉,一间客厅,一间厨房,厨房这间稍微大点,要做灶台,厕所和猪栏。灶台离猪栏相隔不是很远,每次煮猪食散发出来的菜糠味被猪嗅到了,就在猪栏里哼哼地叫个不停。后来母亲回忆说:“若不是分田到户,日子不知道何时是岸,怎么养活你们,只怕是爬不出来。”


母亲是这个家的支柱,很多事情父亲选择吃哑巴亏,还不与人争回,依照母亲的性格绝对是忍不住的,吃了亏还不能说,也造成了往往是母亲出头,所以给人的印象这个女人厉害,父亲则是好话事的人。农田里禾苗需要灌溉才能发育的更好,水库到田的水渠很远远,父亲忙了一晚上,天亮后回到家中被母亲问道,水灌溉的怎样?父亲说:“水到是到了田里,可有是被人挖了放到了他的田里。”母亲一听火冒三丈,么得啊!知道父亲的本性这样,她只好赶忙跑去理论,要挽救自己的禾苗。双抢是父母最忙碌的时候,顾不上吃饭休息,只想把稻子收割到家,最怕天时不好,成熟的稻子烂在田里,收回之后还要立马赶季节播种下去。六岁的时候,金黄的稻子笑弯了腰,又是一年一度收割的季节到了,母亲非常着急,爷爷不把脱谷机给他们用了,还有犁田之类的工具也不给,于是母亲赶忙跑去理论,我夫妻帮你赡养了老人,难道他不是你儿子,你的农具他为什么不能用,最后没要到农具还挨打了。那天我一个人在田间等了很久,快到中午了才望见父母抬着脱谷机,顺着田绳小路驾来,不经意地发现到了田间的母亲左脸额上的外皮被擦伤了,她的手也被人咬伤了。后来听母亲说起这事,父亲却无动于衷,站一旁用扁担顶着个下巴发呆,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几个人打。母亲挨打之后还想这稻子要赶忙收回来,把自己的这遭遇说给别人听,总算有人同情借到了脱谷机暂用一下,农忙结束了母亲也买了肉去感谢接农具的人。母亲自这次急拐怕了,一个农民没有农具拿什么种田,内心暗暗下决定,从嘴里一省再省,用积攒下来的积蓄请师傅来打造脱谷机,犁,水车,风车,晒篮等等,并叫父亲写上自己的名字,某年某日制。


随着兄长年龄地长大,母亲又是心思重重,眉目之间见不到喜悦之情,忧愁自己住的房子这么低矮,影响儿子成家,担心找不到对象,看着和自己儿子同龄人结婚生子,她觉得肩上的担子还很重,还想再盖房子,老大已到成婚的年龄,还有一个小仔还这么小,她能不到不吃不喝不睡日夜苦干。母亲决定养母猪卖猪仔,说干就干,为了养好母猪下好猪仔,平时早饭少放米多加薯一起煮,节约下来的米给猪吃。有一回村里卖山上砍下来的木材,母亲得知跑去看看,她在一堆比较满意的木材边上走来走去,卖木材的人用不经意的目光说:“你也想买不说,你买比别人便宜40元。”原本是300元,只要260元,这时的40元可以买九斤猪肉的样子。母亲说:“真个还是假个,真个我就当真买。”卖的人胸有成竹地说:“真个,说话算话。”万万没想到母亲转头回到家拿钱就赶了回来,钱给你木材是我的,卖木材的大惊失色,后悔不已。母亲买木材心里盖栋六画墙的房子,当时流行盖这种房子,建造费用也适合老百姓的开支。


在母亲的心目中兄长比较争气,为人志成善良,说兄长在温州打工艰苦,他懂得艰苦不乱花钱,每分都积攒下来,后来兄长说要盖就盖混泥土的房子,母亲心里没底了,那得花多少钱。其实母亲放下了之前的念头,向往着混泥土的房子,她就把门前的田不种稻子了,改种甘蔗了换点钱,父亲也出去远门广东干工地了。开始几年兄长刚去温州,人生地不熟,母亲在家常常念叨,晚上经常睡不好觉,白天还要一个人下地干农活。当母亲得知兄长在操作冲床被铁块击伤手臂,又是心惊肉跳又是魂不守舍,为他担惊受怕像痛在自己身上一样。有一回过年,母亲和姐姐谈话,你哥哥目前还是单身,像样的房子也没有,父母是没有能力送你多少书的,听到这样说道读到四年级下学期的她说不读了,那不如干脆跟着兄长出去打工,就这样年一过完,还没来得及过元宵就出去了,兄长带上她一起踏上打工的历程。


计划有目标有,朝着走去,相信不久将会实现。又是一个年过完了,春天来了,桃花开了,父母筹划建房子的事情开始了。请人从山上拉运青石回来作为屋脚,联系拖拉机从隔壁县运红砖作为墙,父亲小时的玩伴介绍不远村的泥工师傅来砌墙,一个村子上的人情工来帮忙打地基,母亲又是最忙最辛苦的,要顾前顾后,这么多人的饭菜更是她要招呼到位的,不能怠慢了大伙。年轻人陆陆续续地出去了,留下的人也要忙于自己的农活,帮忙的人随之减少,父母只好打夜工从马路上拉运砖到地基,为了节约钱从远处山里的水库尾上把以前钨矿废弃的沙子,一车车地把沙子拉回来,同时自己的农田也不能慌。虽然建房子是高兴的事情,但他们被消耗得筋疲力尽。风里来雨里去,挑砖,拌水泥,洗石灰,搬瓷砖等等,40左右的他们比别人看起来苍老了许多。当时这种混泥土的房子还是算得上一流的,竣工之后夸赞的人也多,说媒的人也随之而来,母亲的心算是得到了一丝欣慰。


如今我们已经为人父母了,而父母已经年迈了,他们依旧勤劳,并没有停下双手,还是继续干着农活,种油菜,种棉花,种花生,种芝麻等等,油菜花生芝麻打成油,不是卖钱而是给我们带出来外面吃,棉花打成被子也不是卖钱而是给我们,一心为自己的女儿着想,为我们减轻负担。一辈子忙忙碌碌,勤俭持家,用勤恳的双手赡养了上两代人,还养育了我们这一代人,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,今年是牛年,牛转乾坤,希望父母能够停下来歇一歇,为自己着想,好好享受自己的晚年生活,我们已经大了,不要再为我们操劳了,应当好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用自己的欢笑播洒大地,收获的是健康。


故事就说到这里吧,其实每个人有自己的故事,每个家庭装载着各自的故事,平凡的故事书写着不同的人生道路。有喜剧的故事,有悲剧的故事,只不过是前者往往带给人快乐,而后者带给人痛苦,人生的故事何尝不是如此,有快乐有痛苦,波澜起伏之后是宽阔的大海。




intermapper中文官方网站
 

发帖
142
积分
364
会员值
18
申请
0
在线时长: 301小时
注册时间: 2015-01-31
我的老家
申请(注册镇)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02-07
点个赞

来自:注册在线iPhone客户端


发帖
131
积分
989
会员值
12
申请
0
在线时长: 2993小时
注册时间: 2009-04-13
我的老家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02-07

发帖
622
积分
4736
会员值
20
申请
0
在线时长: 276小时
注册时间: 2013-01-16
我的老家
蔡岭镇
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发表于: 02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