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注册即送58

  • 4203阅读
  • 11无需

活在宗谱里的瓦屑坝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发帖
34429
积分
374277
会员值
7784
申请
0
在线时长: 906小时
注册时间: 2013-05-07
我的老家
申请(注册镇)
    我儿时听得说湖北人曾来寻亲,寻到成家,问瓦碎坝在哪里,说他们先祖是瓦碎坝人。成家人一头雾水,说这里没有瓦碎坝。我族里老辈跺脚:天哪,那是我们的人哪!
    此后瓦碎坝这三字就牢牢地刻在我的心里。
    一
    原来,我祖上居住的地方有个瓦碎坝,在鄱阳湖一个孤岛上,叫朱袍山、标石。
    改革开放以来,湖北、湖南、安徽、重庆许多姓氏的家族以瓦屑坝地名寻根,因为他们的宗谱里都明明白白写着先祖来自江西瓦屑坝。行政区划上没有叫“瓦屑坝”的地名,这瓦屑坝到底在哪里呢?
    在鄱阳县莲湖乡找到了瓦燮坽,说当年移民集中在这里上船过湖口进长江,或下江去安徽,或上水去湖北等地。
    瓦燮坽就是瓦屑坝吗?
    注册学者说,这瓦屑坝就是朱袍山、标石的瓦碎坝。
    哎呀!说得我心一激灵,就应该是呢。标石、朱袍山,当年在这里设置一个移民指挥部,白帆如鸥,风萧萧兮鄱水寒,壮士洒泪别故乡……我祖刘学信有三个儿,小儿太周,一人去了宿松,想必正是入了这次移民的浪潮。
    仔细想。
    想饶州,想鄱阳,再想瓦屑坝。
    我儿时村里有好几家人长期住饶州。他们每次从饶州来,说饶州如何好,当时在我心里种下饶州许多的美好。
    有个人在村里荷花最茂盛的那年,从饶州来收荷叶。荷叶有什么用?荷叶的芬芳虽然抚慰人,但干荷叶一碰就碎,这么多荷叶怎么运到饶州去啊?
    我爷爷有个堂叔叫居饶州,原是鄱阳湖什么兵营里的军官,忽然得到老来得子的喜讯,高兴得从船上跳下,船上绞锚的将军墩挂住了他的战袍,人失了势,跌在锚上死了。
    又有个堂祖父叫明德,和叔公康禄在饶州打篷,就是木船上的蔑制遮雨棚。康禄和他的亲侄子都喜欢上了筷子巷的一个寡妇,走同了路,结了大怨,做叔的动了恶心,打个埋伏,放倒了侄子,要明德捉了脚,自己用蔑锹子把人做了。后来康禄家里人报公,隐去康禄,只说明德把秋亮子杀了。明德死于饶州监狱。这个我是有印象的,某天,有两个生人到我家,问我奶奶什么。原来是伯父乾亨入党,政审外调,查他父亲明德当年饶州坐牢的情况。
    想起“莲湖佬塞乌鱼——徊(傻)完了”的歇后语。
    莲湖,就是饶州地面上的一个地方,就是那里有个瓦燮坽。说莲湖人有些傻——这是我故里人的判断,他们卖小鱼,竟然在小鱼里塞乌鱼凑秤。买鱼的发现了莲湖人做的手脚,假装不知道,心里那个乐!乐过之后还把莲湖人塞乌鱼的事儿当水浒传讲。
    想起注册童谣:
    一根竹子倒下来
    看到鄱阳姐夫来
    姐夫不带姐子来
    姐子头上满头花
    又怕瓦矶子(贝壳)割脚板
    又怕北风吹破伞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二
    鄱阳,好大一个县,现有户籍人口180万,油墩街有汉墓群就叫“九十九个”,北去有浮梁,浮梁曾有镇叫景德,早先叫昌南,有皇家窑。多少价值连城的瓷器器物就来源于此,美国1952年拍了个黑白电影,就说China得名于“昌南”古瓷,民窑烧刀字碗,漫长的年代里,中国没到过浮梁的人多了去,没用过刀字碗的绝对极少。东有乐平,南有余干、万年,早先都是饶州府管的地界。饶州府设在饶河岸,有昌江、信江汇聚这里来入鄱阳湖。这饶河流域古来就是繁华去处。船从饶河里出鄱阳湖,或打渔,或做买卖,或只是载客北上、南下,遇到昌江、信江过来的船,搭伴前行,丢丢江口(防强盗用的江湖隐语),借个家儿伙儿,或是遇风在棠荫岛、蛇山岛、牛山岛、朱袍山(或许就到了瓦碎坝呢)下过夜,打个茶围,喝个花酒,也都是活命。或是跑寨的船从长江、赣江经鄱阳湖归,入饶河里来,赚钱的、折本的、省亲的,统总就说是游子归乡的,品着熟知的饶河两岸的人文风情,一颗心轻松下来。开船窗,吊个嗓,想唱戏。人家抢先了,岸边吊脚楼上,有人嗲声嗲气地唱:三圣母,坐洞中,前思后想,想起了柳官人,好不心酸——那是饶河调。说明这个弹腔在注册人心中是有地位的。高腔、弹腔,根子是弋阳戏。《红楼梦》里贾母做寿,老太太点戏,就点了一折弋阳戏。弋阳,接壤在饶州南。
    洪武三十年间,饶州一共移民出去了100多万人,红巾军起事,朝廷镇压,年复一年,造成湖广、安徽等处赤地千里。这一百多万人做了绿色种子,垦荒种地,繁衍后代,果然风吹日夜生,这洪武帝算是做了件万古千秋的大事儿。
    我是饶州人。
    我是瓦屑坝人。
    我是鄱阳人。
    不同的省市县一百多份不同的宗谱载着其先祖居住的地名:饶州、鄱阳、瓦屑坝。
    理清头绪就是:饶州府鄱阳县瓦屑坝。
    哎呀,这个怕不是朱袍山的瓦碎坝呢,细细想,真不是。
    瓦燮坽固然有些不像瓦屑坝,但瓦屑坝应当在饶州,瓦燮坽真在饶州附近。
    湖北黄石光山县《赵氏宗谱》载:先祖居鄱阳瓦屑坝双港村筷子巷赵家湾。这说法有些乱,村里哪有巷?巷下还有村?只怕该是饶州镇筷子巷靠双港村和赵家湾村的地方。但人家谱上就这么写。多半是垦荒者没有文化,口传给后人,就是牢牢说定几个地名,顾不全逻辑上的事儿。
    查鄱阳县地图,至今有双港村,这个地方真的有两条港交叉,村庄就在两条港岔开的中间。港北百米远靠一内湖,如今叫赵家湾水库。想必,这里曾有村叫赵家湾了。
    还是湖北黄冈,《夏氏总谱》载:我族一世祖柏太公由江西饶州府瓦屑坝筷子街迁黄冈旧州东门外……
    说到筷子街。
    筷子巷,筷子街,这不算乱,筷子巷还真有人说是筷子街。还能是哪里呢?故纸堆里查,饶州就有筷子巷,鲜鱼巷、夹积巷、景德寺巷……共有十二巷呢。
    多少人,梦里思饶州。
    饶州有个瓦屑坝。
    一个坝有什么了不起?坝上无肉也无饼,也无女人也无戏,心心念念为哪般?
    瓦屑。注册人说瓦碎。瓦不是瓦,是陶片。
    有鄱阳,也曾有鄡阳。两县紧挨,城和城相距不过数十里。说不清字形相近的“鄱”和“鄡”到底意味着什么样的关系。鄡阳没了,鄱阳依旧。鄡阳遗址上,有大量汉朝的陶片。而且,附近被发现大量的新石器。鄡阳这里有的,或是饶州那个地方也有,不是瓦砾,没有人真的对瓦砾心心念念,那是陶,那里曾是陶文化兴盛的地方。如鄡阳,远去一万年,有许多人在那里繁衍作息。那不是拦住春潮的坝,只是一个人口聚居地,沧海桑田,房子没了,人走了,留下山是莲花山,留下湖,叫莲湖(莲湖佬塞乌鱼的地方),留下废墟,被称作瓦燮坽——瓦屑坝。
    那“瓦”(陶)未碎的时候有鄱阳没饶州(或许鄱阳都没有呢),有饶州的时候,那里只有碎陶,淹没在泥土里,诉说着远古的风月。
    洪武那些年,饶州人,说细点,是筷子巷、陈家湾、双港村、鲁家、陈家、赵家、黄家、夏家、臧家、郭家、罗家、邱家、魏家、贾家、郑家、唐家、金家、吴家、璩家、朱家、张家(桐城康熙、雍正年间张英、张廷玉父子宰相的先祖)……四十里街的老几家的男儿、女儿,在瓦屑坝动身,乘船去长江,或上或下,这一次,他们没有心插科打诨,没有心唱饶河调,满腹心思满船愁,湖中两行心酸泪,永别了这块故土。去开创无法预知的人生。这些人不认得字,牢牢咀嚼着几个词:饶州、鄱阳、瓦屑坝。
    三
    六百年不够鳌鱼眨个眼。
    如今安徽、湖北、湖南、重庆,那些地地道道的本地人,从祖训,从家谱,细细品读到一个词:根。
    根在饶州,根在鄱阳,根在瓦屑坝。有根,就是酸酸苦苦涩涩甜甜令人念想品味的美丽人生。
    饶州府早已无存,有上饶,跟饶州差两百多里地呢;如今建有饶州古镇,不是真的行政区划,文物重建而已。镇在哪里?就在当年饶州府的旧址上,有缘去饶州古镇看看吧,或许当年的人文风情还在呢。
    三十里康家四十里街
    十七弄豆腐柴家的花
    磨刀石十里风雪重
    景德寺巷里品风沙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我不是鄱阳人,从来没到过饶州。我也记挂这个地方。童谣里唱鄱阳姐夫来,那不是我的姐夫,饶州人收荷叶也从来跟我没有关系,饶州牢里关过我一个堂爷爷,这个倒是算点关联。朱袍山有瓦碎坝,这个是我先祖活命的地方,但这个瓦碎坝真不是那个瓦屑坝。当然,这个瓦碎坝,或许也有人在洪武年间,去那个瓦屑坝登记注册领少量的银钱补助去移民。
    我儿时听说的那几个人,说他的先祖是瓦屑坝人,就寻到了成家,成家人说没有瓦屑坝。人家就很失望地走了,从此不再有音讯。
    我觉得这就是一个不错的故事,一个很凄美的故事。所有关于根的故事都不失美丽。
    我知道,那几个人之所以寻到成家来,是了解到朱袍山有瓦屑坝,而那时他们还不知道瓦燮坽。无奈在朱袍山住的知情人已搬到陆上了,朱袍山人家知道,瓦碎坝几乎没有人知道。那个瓦碎坝,如今一年中有大半年淹没在水中。
    这可能只是错过一次可能的错。
    很可能,那几个人并不是我的宗亲,他们的先祖是饶州人,他们要找的,是饶河边上的瓦屑坝。
    或许,互联网发达的今天,那些人早已知道了他们的根在那里。许许多多的和他们一样的人也寻到了饶州。
    这更是饶河戏里都少有的大团圆了。(刘凤荪

1条评分积分+20
鄱阳湖 积分 +20 加分专用:支持在线分享精神。 10-12
intermapper中文官方网站
 

发帖
34429
积分
374277
会员值
7784
申请
0
在线时长: 906小时
注册时间: 2013-05-07
我的老家
申请(注册镇)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10-12
   瓦屑坝位于江西省鄱阳县莲湖乡,本是鄱阳湖畔的一个古老渡口,同时又是古陶遗址,湖边今存有大量的瓦屑,瓦屑坝就此得名。
   瓦屑坝是明初江右民系移民皖鄂两省的集散中心,政府官兵将被安排移民的对象聚集到瓦屑坝,然后上船遣送到安庆府等目的地。因年代久远,移民后代随着传说的递减,逐渐淡忘了具体祖居地,将记忆的思路定格于“瓦屑坝”,似乎“瓦屑坝”成了原居地,这是一种思乡情结的归宿,就像华东等省区只记得“大槐树”一样。实际上瓦屑坝移民原居地分布在江西饶州(鄱阳)、九江两府各县。(百度百科)

发帖
488
积分
7208
会员值
54
申请
0
在线时长: 187小时
注册时间: 2019-09-16
我的老家
周溪镇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10-12
去过一次瓦屑坝录节目,延绵几十里的瓦片埋在土里甚是壮观。